她是藝術家、老師、二手玩具收藏家,她是特立獨行的只做自己自信的姐姐,她是曲家瑞。

  10月1日,曲家瑞帶著自己的畫展《曲家瑞,你哪位?》在寶龍一城寶龍藝術中心與廈門的市民見面。據悉,此次展覽是由繁景文化與寶龍藝術中心承辦,理想氣體策展。

  自信女王曾是文弱女孩

  大多數人認識曲家瑞,是通過綜藝《康熙來了》,那個大嗓門、魔鬼身材、言辭犀利的長發女人,她會對男生翻白眼,氣憤地當面指責他們沒有資格隨意評論女生,大膽自信的作風,也就成了宿舍里,女孩們的談資隱藏、榜樣,男孩們的下飯菜。

  行事獨特自信的曲家瑞曾經也是個文弱的女孩。受父母的影響,她從小在別人的眼光和攀比下成長。曲家瑞直言,那時候的自己活得非常的痛苦,除了被迫加入比較的“戰場”外,自己的行動也被監控著。只要出門一定會被爸媽盤根問底,穿著也會被指點一二,裙子穿太短就被說是太妹,以至于她每次出門包里常帶著另外一套衣服,這樣的生活讓她常處于錯亂中。

  功課吊車尾的她,16歲被迫送到陌生的紐約念書,不安感伴隨著她的成長。直到32歲,已到適婚年的她被父母“綁”回臺灣,受不了束縛的她,開始覺得要奮力的做自己。

  14張自畫像透視人心

  在問到,有沒有最后悔的事?曲老師玩笑說到:“應該是沒有和前男友、前前男友結婚 ……”

  戀愛是女生成長的必修課,在《康熙》里曲家瑞直爆因偷食禁果后,藝術創作受到波折,原本一枝獨秀的她被老師失望大吼。

  受過中西文化沖擊自帶“麻辣勁”的她,在大學教書已20多年,看到一些學生畫出很棒的作品,曲家瑞就會對學生說:“你從來沒有發生過,對不對?千萬不要發生,如果有的話再也不會這么好的。”如同當年的老師對自己的教誨一般。如今的她,早已修煉到不被事實影響,駕馭在作品之上。

  曲家瑞已經創作了14張自畫像,僅有一張是勉強的帶著笑容。曲家瑞說:“人照鏡子時,會透射出最心底的自己,透過畫,他們能找到跟我的畫里的人有一樣的眼神,一樣的焦慮、恐懼、歡樂。”

  2000+“流浪娃娃”變治愈天使

  擁有2000個娃娃的曲家瑞,還有一個身份就是二手娃娃收藏家。第一次來到工作室的人,看到滿墻的娃娃,有人會問“曲老師,是搞玩具批發的嗎?”

  這些被遺棄、漂泊的玩具像極了年少不安的她。它們散落在世界各個角落,不管它們的軀體如何敗破、骯臟,曲家瑞都會伸開雙手擁抱它們,將這些不安的“孩子”帶回家,她給它們一個安定的環境。

  買回來的玩具,她時常會將它們放一段時間,直到彼此相互信任,擁有安全感后,才會開始清理。為了讓它們保留自己原始人生,她從未給它們取名字。

  真正被治愈的不僅是這些娃娃,而是曲家瑞自己。有時候工作、出差回來或者遇到打擊沮喪的時候,曲家瑞第一時間就是前往工作室和他們say hi,因為那就是她最忠實的觀眾,她的力量源泉、她的港灣。

  成長就是做更好的自己

  如果一生只會做一件事,能有多大的成就?曲家瑞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告訴大家,也許你只會面包,也能成為行業TOP1。

  在曲家瑞還未掌握寫字的時候,就開始拿著畫筆畫畫,曲家瑞就憑借著自己的畫畫天賦,一路畫進哥倫比亞大學,畫到紐約州的素描冠軍,在25歲哥倫比亞大學研究生畢業時,她是全校美術最杰出的人才,她的名字被刻在學校的一個銅的板上。

  有的人說曲家瑞是幸運的,可以找到一生為此奮斗的目標,可曲家瑞直言:“那些找不到目標的人,是因為得失心太重,做事先把利放前。”

  如此看透世事的曲家瑞也曾迷茫過,有一次曲家瑞看中了一個洋娃娃想買,賣家是一位小姑娘,她說自己已經長大,不能再玩娃娃了,這句話擊中當時處于不安的曲家瑞,就這樣一個想長大和一個不想長大,兩個背道而馳的靈魂,在那個臺階上交換了青春,那年曲家瑞32歲。

  如今55歲的曲家瑞,被問及是否還會想和別人交換青春,曲家瑞果斷地說:“不會,我覺得現在就很好,我已經來不及要擁抱更完美的自己。”

  7米高的兔子打造曲老師樂園

  一生都在畫畫的曲家瑞,早已和藝術融為一體。

  這次曲家瑞以藝術家的身份來到廈門,帶來了極具標簽的個人畫展《曲家瑞,你哪位?》不僅在寶龍一城的1樓豎起了7米高的玩具兔,還將原本畫中的元素、人物全部放大,打造260㎡的“曲老師樂園”,讓人身臨其境的感受被包裹在畫中的奇妙感。

  在4樓的寶龍藝術中心展廳內,1:1將曲老師的畫室重現,還展出了100多幅畫,里面有多幅在《康熙來了》里畫過的藝人像,也有尋找自己的14幅自畫像、2000多個娃娃。那幅偷食禁果后,大名鼎鼎的“黑作”,也是首次在廈門畫展上“曝光”。

  (文/海峽導報 何瑩、部分圖/@曲家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