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縣域經濟作為基本單元發揮著重要作用。2020年過去,頭部的縣域發展情況如何?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各大強縣2020年GDP統計梳理發現,2020年十大經濟強縣分別是昆山、江陰、張家港、晉江、常熟、慈溪、宜興、長沙縣、瀏陽和義烏,共分布在四個省份,其中江蘇占據一半之多。昆山、江陰均超4000億元,晉江則進一步逼近張家港。前十之外,來自西部的酒都仁懷位居第十二,繼續向前十發起沖刺。

  昆山蟬聯中國“最強縣”

  分省份來看,十強縣共來自四個省份,其中江蘇占一半,剩下的5個強縣中,浙江和湖南各2個,福建1個。

  其中,領軍的昆山和江陰雙雙超過4000億元大關。昆山市在中國綜合實力百強縣市排名中已連續十余年位居榜首,素有“中國最強縣”之稱。2020年昆山全市新增各類市場主體43.8萬戶,累計突破93.2萬戶。全市完成地區生產總值4276.8億元,現價增速為5.7%;工業總產值歷史性地邁上萬億元新臺階。

  若將昆山與地級以上(含地級)市比較,則昆山大約可位居第54名,超過了太原,與貴陽相當。

  昆山的發展也是蘇南經濟的一個縮影。改革開放后,靠近上海的蘇南地區憑借外向型產業的發展,經濟隨之高速發展。2020年昆山所在的地級市蘇州GDP突破2萬億元大關,成為我國首個突破2萬億元的普通地級市,也被外界譽為“最牛地級市”。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說,昆山靠近上海,上海的溢出效應特別明顯,強大的科教資源助推了蘇南強縣的轉型升級和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未來昆山仍有望繼續領跑百強市。

  昆山之后,來自無錫的“王牌”縣——江陰,2020年全市實現GDP為4113.75億元,增長3.0%。GDP總量與昆山的差距由上一年度的44億擴大為163億元。江陰市2020年的統計公報顯示,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實現營業收入5853.7億元,增長1.3%;產品銷售率97.8%,比上年減少0.8個百分點;利潤總額359.96億元,增長3.2%;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虧損面18.3%,比上年增加4.6個百分點。

  總體上,昆山和江陰并駕齊驅,在全國各大縣域中遙遙領先。其他強縣的GDP都低于3000億元,與這兩強有非常大的距離。位居第三的是同樣來自蘇南地區的張家港,去年張家港GDP為2686.6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福建晉江市去年首次超越蘇南的常熟,上升至第四后,今年再度追近排名第三的張家港,兩市之間的GDP僅相差70億元。從1994年起,晉江已經連續27年領跑福建縣域經濟,誕生了著名的“晉江模式”,涌現了安踏、361°、特步等一系列知名運動品牌。

  不過,在人均收入和產業結構等方面,晉江與張家港、昆山、江陰等幾個蘇南強縣都有較大差距。2020年,晉江市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4827元,比上年增長3.2%,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4594元,增長2.6%;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7344元,增長5.3%。

  丁長發對第一財經分析,相比之下,蘇南的幾個強縣毗鄰上海,受上海外溢帶動作用影響大,人才也多,產業升級和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得比較好。晉江的主要產業結構是紡織、鞋帽等行業,受土地、勞動力成本上升影響較大,在產業結構、集聚的資金量、人才等方面與幾個蘇南強縣還有差距。

  與昆山、張家港同屬蘇州的常熟,以2360億元位居第五。此外,無錫下轄的“陶都”宜興位居第七。也就是說,進入到前十的5個來自江蘇的縣域中,有3個來自地級市蘇州,2個來自地級市無錫。正是得益于強大的縣域經濟,蘇州和無錫的GDP總量長期位居中國各大普通地級市前兩位。

  長沙兩縣入圍

  西部“酒都”沖刺前十

  除了江蘇和福建的強縣外,浙江也有2個強縣躋身前十名,分別是寧波下轄的慈溪和金華下轄的義烏。

  這其中,義烏是中國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2020年義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71210元,首次突破7萬元大關并繼續領跑全省。義烏市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邁上8萬元新臺階,連續14年領跑全國縣級市;農村常住居民可支配收入邁上4萬元新臺階。城鄉居民收入比首次降至1.90∶1,城鄉統籌一體化邁入新發展階段。義烏的全體居民收入數據,已經超過了北京、深圳、廣州三個一線城市,僅次于上海。

  在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義烏的城區人口達到了92.62萬人,向著百萬人口規模邁進,比所在的地級市金華城區人口還多出10萬左右。

  除了沿海的蘇浙閩外,還有兩個十強縣來自中部,且都是來自湖南長沙,分別是位居第八的長沙縣和位居第九的瀏陽市。這其中,長沙縣2020年GDP達到1808.3億元,追近了宜興。

  長沙縣也是目前省會城市中少有的市縣同名的縣域。一般來說,市縣同名的地方,往往縣城與市區距離很近。長沙縣也不例外,長沙縣城就在長沙市區的東北角,這里有國家級的長沙經濟技術開發區,很多大項目就落戶在這里。經過近30年的發展,園區已形成了工程機械、汽車及零部件、電子信息三大主導產業,其中就有三一重工、中聯重科、山河智能等為代表的知名企業,素有“湖南工業看長沙,長沙工業看星沙”的美譽。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長沙市與長沙縣已經連為一體,實際上是一個城市,撤縣設區是早晚的事情。

  除了這十強縣外,包括太倉、仁懷、諸暨和南安幾個強縣去年GDP位于1350億~1400億元之間,未來也有望向十強發起挑戰。尤其值得關注的是,來自西部的“酒都”仁懷,去年GDP達到1363.99億元,超越神木,成為西部第一縣,在全國位居第十二,比上一年提升了4個位次,未來有望進入到前十行列。

  今年的仁懷市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十三五”以來,仁懷新型工業化加速推進。助力茅臺集團實現營收超千億、市值逾兩萬億元。設立工業發展基金,發布仁懷產區大曲醬香酒技術標準體系,完成茅臺酒、勁牌等一批白酒技改擴能重大項目。

  規模工業增加值達956.35億元、年均增長16.59%。

  根據報告,“十四五”期間,仁懷將編制工業發展規劃,設定醬香白酒產能上限,優化產業空間布局。逐步疏解茅臺集團鎮區非生產功能,為打造省內首家“世界500強”企業提供全方位服務。大力培育一批百億產值、千億市值的白酒企業,力爭上市企業5家以上,打造以茅臺集團為航母的世界醬香白酒產業艦隊。

  表:中國縣域GDP前12強(數據來源: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各地公開數據整理)

  來源:第一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