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網11月2日訊 “我從8月份開始,睡前愁著還錢,睡醒還是愁著還錢,催債人打電話到學校、打到家里找我,可我還不起,沒辦法了,只能躲起來。”泉州某高校河南籍大二男生小明(化名)遭校園貸催債,躲在泉州市區田安大橋下4天4夜,被警方找到后這樣描述“玩失蹤”的理由。

  昨日,東海派出所通報稱,找到小明時,他蓬頭垢面,已經一天沒吃飯了,這4天里,他僅靠向河南的哥哥借來的100元生活,第4天時錢已經用完了。

02

  大學生不良網貸問題,近期以來會持續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今年10月10日,海都深讀周刊推出重磅調查《校園貸風波再起》,還原泉州某高校男生借校園貸卷走90多人近140萬元后跑路的事件。福建銀監局和省教育廳已開展聯合防范,違規開展校園網貸業務的不良網貸平臺和個人將被處置。

  向20個平臺貸款2萬

  總還款額近6萬元

  小明第一次接觸校園貸,是今年8月份。小明說,他從校園小廣告上看到“零利率”、“超低利率”、“分期付款”、“免擔保”這些字眼,覺得很好奇,第一筆就借了1000元。對方獲得了他所有的個人信息,包括學校、專業,舍友電話,輔導員電話,家庭住址等等,還告訴他,可以用這借的1000元幫他投資,每天50塊的收益,這讓小明心動了,又把1000元錢匯了回去。

  可是借了錢,小明才知道有30%高額的利息要還,后悔已經來不及了。沒錢的他,只能通過向同學借錢、向其他校園網貸平臺借錢來還。錢越借越多,花銷也越來越大。從8月份至今,他已向20多個網絡小額貸款平臺借了2萬多元,而高利率下,他實際要償還的債務初步估算有近6萬多元。

  每天有人催債

  被威脅“搞臭名聲”

  “每一天都有人來催債,打電話給我,到學校找我,我每天上課都害怕他們會不會突然出現在教室門口。”還不起錢后,小明決定躲起來,10月27日他離開學校,風餐露宿。“我不敢接電話,也不敢告訴老師、同學。白天夜里想的都是該怎么還錢,對方還威脅我說,還不了,就要把我名聲搞臭”,小明自覺無計可施,只好選擇玩失蹤,誰打電話都不接。

  4天沒來上課,學校輔導員問舍友,也沒有人知道他下落,還有莫名的社會人士來學校找他,輔導員只好打電話給小明的父母。小明的父母常年在深圳打工。10月31日凌晨,他們從深圳趕到泉州,馬上報警。

  暗箱違規操作

  難以形成有效證據鏈

  10月31日晚上10點,東海派出所民警終于在田安大橋下找到了小明。“見到他時,他整個人都是蒙的,都傻了。”經辦民警說,據小明回憶,他向名為仟佰、華鑫、華晨等網絡金融貸款公司都有貸款,借款為1000元、2000元不等,但是從欠條上看,并未寫明利息、還款等信息,均是按對方要求的格式寫的。

  據悉,該校今年對本校學生是否參與校園網貸進行過摸底問卷調查,小明自稱模擬家長簽了名,瞞過了學校。目前,小明已隨父母回深圳家里休養。民警囑咐他回去后,把欠款的事情理一理,寫一份清單,再作處理。

  警方稱,在這起案件中,校園貸和學生之間的借貸,通常是暗箱違規操作,難以形成有效的證據鏈。加之欠條的書寫,對本金、利息、期限、總計、還款時間均未明確寫清,網貸平臺已規避了法律風險。

  □相關案例

  20歲男生被限制自由逼寫欠條

  2016年6月19日凌晨2點半,泉州某高校20歲男生黃某報案稱,其在豐澤區泉秀街一會所房間內被兩名男子強迫寫欠條。

  警方調查發現,受害人黃某于2016年4月通過微信認識余某,向其借款2萬,并簽訂貸款合同,約定日息為本金的3%,期限一個月。現場扣除利息 9000元和中介費1000元后,黃某實際到手1萬元。借款到期后,因黃某沒能力償還,他又分期借了3次。由于還不起錢,余某威脅“如果不還錢要到學校宣傳”,黃某無奈上了余某事先準備好的小車,之后被帶往會所逼寫欠條,黃某借機報警。余某因涉嫌敲詐勒索罪被刑事拘留。(海都記者 韓婧 通訊員 莊少紅)